新闻资讯
未来技术含量高的职业地位更高
发布时间:2015-05-27
与西方国家相比,我国职业分层有自己的特点。是什么影响着我国各行业从业者的社会地位?如何让各行业从业者获得应有的经济回报?

职业分层同时受到职业技术含量与国家科层体系的影响

中国青年报:新中国建国以来,我国职业分层有什么变化?
李春玲:改革开放以后和以前有很大变化。改革开放以前,政治表现对社会分层有重要影响,国家政策强调尽量缩小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差异,从事不同职业的人只是分工有差异,职业之间的分化比较小。改革开放以后,经济因素对社会分层影响变大,而个人经济收入很大程度上与职业相关,所以职业分化对社会分层的影响越来越大。这也是一个世界的潮流。只要搞现代化和工业化,职业分工就会越来越明显。而不同职业对智力和技术能力的要求不一样。要求更高的职业获得更高的收入和社会地位,相对简单的劳动收入和社会地位就比较低。李春玲:改革开放以后和以前有很大变化。改革开放以前,政治表现对社会分层有重要影响,国家政策强调尽量缩小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差异,从事不同职业的人只是分工有差异,职业之间的分化比较小。改革开放以后,经济因素对社会分层影响变大,而个人经济收入很大程度上与职业相关,所以职业分化对社会分层的影响越来越大。这也是一个世界的潮流。只要搞现代化和工业化,职业分工就会越来越明显。而不同职业对智力和技术能力的要求不一样。要求更高的职业获得更高的收入和社会地位,相对简单的劳动收入和社会地位就比较低。
李春玲:典型市场经济的社会,职业分层主要基于该职业的技术含量。而想要获得技术含量高的职业,需要在教育和技术培训方面做更多投入。美国的律师、医生地位高、收入高,因为他们需要花费很多金钱和时间去读书学习,还要通过一系列难度很大的资格考试。
我国也是市场经济和工业化社会,职业分层也受职业技术含量的影响。不过,国家的科层体系也同时在职业分层中发挥比较大的作用,而且国家系统对经济领域干预能力强。一些官员甚至通过违规操作、权钱交易,获得大量经济收入。所以,职业分层就不完全是按照技能技术等级区分,很多国家行政系统和国有企业工作者的收入和社会地位较高。不过,随着反腐的进行和市场经济的发展,未来在我国,智力和技术因素对职业和社会分层的影响也会加大。技术含量越高、市场需求越多、竞争越激烈的职业地位越高,这是趋势。 
中国青年报:当前一些高收入的创业者、民营企业家受到社会瞩目,这会对社会分层带来什么影响?
李春玲:影响其实已经产生。改革开放以来,随着经济因素在社会分层中的作用变大,企业家的地位总体一直在上升。但是他们的上升有一个阻碍,就是受制于政府权力。政府对市场的调节和对企业的管理是必要的,但是一些政府部门在行政审批等方面对企业干预过多,存在权力寻租等腐败现象。比起受权力干预相对少的大企业,我国数量最多的中小企业,最需要政府的支持。 
中国青年报:当前蓝领阶层尤其是高级技术工人的收入不断上升,但是社会地位却不高,为什么?
自我控制能力对于国家公务员及许多其他类型的工作人员(如企业的管理人员)李春玲:我国作为制造业大国,需要技术工人,他们收入上涨较快。但是,当前我国社会白领阶层地位总体高于蓝领。与白领阶层相比,技术工人工作不稳定,福利待遇不高,缺乏上升流动渠道。他们工资再高,也没有到成为富豪的地步,无法弥补这个职业在以上那些方面存在的缺陷。而在制造业大国德国,经济结构决定了对技术工人的强烈需求,社会也给予了他们较高的待遇和地位。德国学生进入大学时,就会分成两支,一部分进入学术型大学,另一部分进入职业培训学院。职业培训学院的学生也可以拿到社会认可的学位。

让市场供需关系在职业分层中发挥更大作用  

中国青年报:现在很多医生、教师甚至公务员,都感觉自己没地位,但实际上他们的职业在社会中还是让人羡慕。您怎么看这种现象?
李春玲:一方面,在我国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,社会还未形成普遍的价值认同。比如医生,普通老百姓觉得他们收入已经够高了。但很多医生觉得他们花这么多精力读书、这么辛苦工作,收入应该更多。再比如公务员,他们不满意自己在老规则下的收入,倾向于参照企业管理阶层,认为自己应该获得更多收入。事业单位的医生、教师也倾向于与行政系统的公务人员做比较。比起一些相同收入的公务员,医生专业技能要求更高、工作更辛苦,教师这个行业竞争也比较激烈,这样一来,医生、教师群体就容易产生一种不平衡心态。
另一方面,当前的分配规则还不完善。如果去掉灰色收入,医生制度内规定的工资确实是低于他们心理期望的,而不少圈外人衡量他们收入时,已经把灰色收入包括在内。公务员系统部门之间、职位之间收入和地位差异很大。很多基层公务员工资收入较低,但人们注意的往往是收入和地位高的公务员。而很多获得过高收益的公务员其实是通过腐败和部门各种名目进行“创收”的,这部分收益是违规违法的。
中国青年报:当前社会评价某个职业,普遍看重经济财富。
李春玲:确实,当前我国社会评价一个职业好不好,评价一个人是不是成功,对经济收入的看重比欧美社会要强。整个社会的人,包括很多公务员,都在通过追求经济利益,以确保自己处于较高的社会地位。在社会经济起飞时期,人们对物质财富的追求都比较强烈,发达国家也经历过这个阶段。当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,收入虽然还是一个重要的评价指标,但是人们的价值追求会多元化,评价标准也会多元化。一些职业的价值会更体现在社会贡献方面,做慈善、做志愿者的人也会赢得很高的社会地位和声望。我们应该促进社会价值评价标准的完善。  
中国青年报:如何才能让各行业从业者获得合理的经济回报? 
李春玲:以前的一些分配规则难以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同,当前社会需要一套能得到社会普遍认同的分配规则。一方面,简政放权和反腐的进行,会让领导干部的权力受到制约,改变政府部门和官员个人从企业和百姓身上获取非法收入的现象,促进分配规则合理化。权力的制约和监督机制应该继续完善。
另一方面,应该让市场供求关系在职业分层中发挥更大作用,按照技术等级分化和市场需求,让劳动者获得与个人付出相匹配的利益。尤其是对于技术工人,要促进他们就业的稳定性,打通其上升流动的通道。目前,一些专家提出像改革开放以前那样,给技术工人建立八级职称评审制度,技术工人可以通过培训当上高级技术人员,甚至工程师,进入白领阶层。市场发挥作用的同时,政府也应该通过二次分配,通过税收等手段进行调节,避免不同职业之间差距拉得太大。
分享到:
友情链接:  社保保险查询系统   公积金   公积金战虎   医保卡   公式   外国专家   外国专家证   定点医疗